圣道的特征与力量
2013-01-19 19:46:0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圣道的特征与力量(1)法增比丘撰佛说:「外道沙门之言论皆是空幻。然,须跋!若诸比丘住此正道者,此世间则不空缺阿罗汉。」([大涅槃经])这正道即是圣道,也即是八支圣道(Ariya atthāngika magga)。佛又说:「...
圣道的特征与力量(1)
 
法增比丘撰
 
佛说:「外道沙门之言论皆是空幻。然,须跋!若诸比丘住此正道者,此世间则不空缺阿罗汉。」([大涅槃经])这正道即是圣道,也即是八支圣道(Ariya atthāngika magga)。佛又说:「诸道八支胜,诸谛四句胜,诸法离欲胜,两足具眼胜。」这八正道是外道所没有的,只有在佛的圣道才有。([南传法句经新译],二七三偈)。
 
佛又说:「若人皈依佛,皈依法与僧,依于正知见,得见四真谛。苦谛苦集谛,苦灭谛道谛、灭苦八正道,导至苦寂灭。」只有在圣道上的行者才得见四圣谛,才能灭尽众苦。这圣道有些什么的特殊性质呢?
 
圣道的特征
 
这圣道有以下的特征:
 
1.恶业的净化。
2.四双八辈的出现。
3.道果的证悟。
4.寂静涅槃。
 
1.恶业的净化
 
恶业如何净化呢?它是依靠对圣道的信心,加上自己的努力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奉持禁戒。并能够懂的对所作的恶业如法忏悔,依四正勤修持,恶未生不令生,恶已生令断,善未生令生,善已生令长。烦恼千变万化,难以觉察,因为烦恼的关系,我们才造恶业;佛陀把烦恼分类成许多种:
 
(一)漏(āsava)---欲漏,有漏,邪见漏和无明漏四种漏。漏是指脓疮所流出的脓。欲漏是对欲乐之贪,有漏是对存在或生命之贪,邪见漏属邪见,无明漏属痴。
 
(二)暴流(oghā)--- 同上,有欲暴流,有暴流,邪见暴流及无明暴流四种。
 
(三)身系(Kāya ganthā)--- 有贪婪之身系,瞋恨之身系,执着仪式(戒禁)之身系,及武断地执取é只有这才是真实的û之身系。
 
(四)取(Upādānā)--- 欲取,邪见取,戒禁取和我论取。对欲乐的强烈渴爱是欲取,任何道德上的邪见是邪见取,戒禁取是执取实行仪式或修苦行及其它种种戒禁能导致解脱,我论取是执着身见,或五蕴的任何一个是 é我û或 é我所有û。
 
(五)盖(Nīvarana)--- 指贪欲盖,瞋恚盖,昏沉睡眠盖,掉举恶作盖,疑盖和无明盖。前五盖是证禅那的障碍,无明盖是生起智慧的主要障碍。
 
(六)随眠(潜在倾向Anusaya)--- 欲贪随眠,有贪随眠,瞋恚随眠,我慢随眠,邪见随眠,疑随眠和无明随眠。
 
(七)结(Samyojanāni)--- 欲贪结、色贪结、无色贪结、瞋恚结、我慢结、邪见结、戒禁取结、疑结、掉举结、无明结。这些结把众有情结缚在生死轮回中。
 
(八)烦恼(Kilesa)--- 贪、瞋、痴、慢、邪见、疑、昏沉、掉举、无惭、无愧十种烦恼,它们使有情内心污染。
 
以上的这些烦恼要配合修习择法觉支,精进觉支,和正念觉支来断除。
 
在[沙门果经]里(41-63)佛说:「居士或居士子,或其他族姓子,听闻如来之教法;听闻此法已,对如来得信仰,而彼如是熟虑:“在家多障碍、尘道,出家之生活是自由自在。住在家者,不容易一向修圆满清净如螺细光耀之梵行。然,即令我剃除须发,着袈娑衣,出家而为无家者。”而后,彼舍弃财产及亲族,剃除须发,着袈娑衣,出家而为无家者。如是出家,依波罗提木叉之禁戒,持戒而住,精勤于正行,见小罪亦恐怖,受学处而修学。具足清净之身业语业,过清净生活,戒具足,守护诸根门,圆满具足正念正智。」
 
「大王!如何为比丘戒具足耶?大王!于此有比丘,舍杀生,离杀生,不用刃、杖,有羞耻之念,充足慈悲心,怜愍利益一切生物、友善而住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舍不与取,离不与取,取所与物,期望所与,无何等之盗心,自清净而住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舍非梵行而修梵行,离染污浊,离淫欲法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沙门瞿昙舍妄语、离妄语,语真实、不外真实,诚实可信赖,不欺世间,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舍两舌,离两舌,不此处闻往彼处告以离间此等诸人,亦不彼处闻来此处告以离间此等之诸人。如是和合离间者,亲密者更令亲密,爱和合、好和合、喜和合、持和合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舍恶口,离恶口,凡语无过失、乐耳、悦意、感铭、众人所爱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舍绮语,离绮语,语适时,语真实,语法,语义,语律仪,语应明确、有段落、适义、可铭记于心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离采伐诸种之植物,日中一食,夜不食,离非时食;远离观剧、歌谣、舞、乐之娱乐;离持华鬘、香料、涂香之化装;离使用高床、大床;远离受蓄金银;远离受生谷物;远离受生肉;远离受妇人、少女;远离受男、女之奴仆;远离受牝牡之山羊;远离受鸡、猪;远离受象、牛牝牡之马;远离受耕田荒地;远离差使、仲介所为之事;远离买卖;远离欺瞒秤、升、尺之计量;远离贿赂、诈欺、虚伪之邪行;远离伤害、杀戮、捕缚、劫夺、窃盗,强盗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采伐诸种植、树木,例如从根生、从干生、从节生、从芽生、第五为从种子生者。远离如是诸种植、树木之采伐。此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享乐积蓄物,例如食物之积蓄、饮物之积蓄、乘具之积蓄、衣服之积蓄、卧具之积蓄、香类之积蓄、财物之积蓄等。远离如是享乐积蓄物。此为比丘戒之一分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观听娱乐。例如观剧、歌谣、舞乐、表演、古谭、手铃、鸣钵、铜锣、摩术奇境、贱人之竹棒戏、象、马、水牛、牡牛、山牛、山羊、牡羊、鸡鹑之斗技、棒击、拳斗、角力、模拟战、利兵、配兵、阅兵等之娱乐。远离如是等巡回演艺之娱乐物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耽住于赌博之放逸处。例如八目棋、十目棋、无盘棋、踢石、掷骰、棒打、占手痕、拋球、叶笛、锄戏、倒立、风车戏、升戏、车戏、弓戏、字戏、测意戏、模拟残伤戏等。远离如是等之赌博放逸处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享用高广大床等。例如过大之床座、兽形之脚台、覆以长羊毛之织物、有文彩之白毡、绣花图绘之床垫、于两边有垂缘、单侧有垂缘、镂缀宝石、绢布之被盖、大毛毡、象覆、马挂、车衣、羚羊皮、迦达利鹿皮之殊胜敷物、宝盖、上下之红枕等。远离享用如是等之高广大床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,专心住于装饰之放逸处。例如涂身、按摩、沐浴、镜、眼涂色料、华蔓、涂香、脸粉、面油、手环、发饰、手杖、药袋、刀剑、盖伞、彩履、头巾、宝珠、拂尘、白衣、长袖等。远离如是等任何装饰之放逸处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、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无益徒劳之论。例如王论、盗贼论、大臣论、军兵论、恐怖论、战争论、食物论、饮料论、衣服论、卧具论、华鬘论、香料论、亲族论、乘具论、村里论、乡镇论、都市论、国土论、妇女论、英雄论、路边论、井边风传论、祖先论、种性论,世界起源论、海洋起源论、如是有无之论争。远离如是等无益徒劳之论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诤论。例如“汝不知此法、律、我如此法、律,汝如何如此法、律耶?”“汝是耶行者,我是正行者,”“我言前后相应,汝言不相应。”“汝应言于前者而言于后,应言于后者而言于前。”“汝无细虑而自言返复。”“汝之立论,堕于负处。”“为解汝负说而寻思,若能者即自解!”远离如是等任何诤论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专心住于差使者、传信之行作。例如国王、大臣、刹帝利、婆罗门、居士、童子令:“汝来此处、往彼处,汝来持此、持此往彼。”远离如是任何使者、传信之行为。此亦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而于欺瞒、饶谀骗诈。远离如是饶谀骗诈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依无益徒劳之横明(畜生)而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卜手足之相、占前兆吉凶、 占梦、占体全身相、占鼠所咬、火护摩、杓子护摩、谷皮护摩、糠护摩、米护摩、熟酥护摩、油护摩、口护摩、血护摩、肢节明、宅地明、刹帝利明、湿婆明、鬼神明、地明、蛇明、毒药明、蝎明、鼠明、鸟明、鸦明、命数豫言,防箭咒、解兽声法等。远离如是等任何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依无益徒劳之横明而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珠相、杖相、衣服相、剑相、矢相、弓相、武器相、妇人相、丈夫相、童子相、童女相、象相、马相、水牛相、牡牛相、山羊相、羊相、鸡相、鹑相、蜥
蜴相、耳环相、龟甲相、兽相等。远离如是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以占无益徒劳之横明以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“王应进车、王不应进车。”“内部诸王当迫进、外部诸王当退却。”“外部诸王当迫进、内部诸王将退却。”“内部诸王当胜利、外部诸王将败退。”“外部诸王当胜利、内部诸王将败退。”“此人当胜利、此人将败退。”远离如是等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以占无益徒劳之横明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:“应有月蚀、应有日蚀、应有星蚀、日月应行正道、诸星宿应行正道、诸星宿应行非道,流星应损落、应有天火、应有地震、天鼓将鸣、应有日月星宿之升沉明暗。如是之果报,应有月蚀……乃至……如是之果报,应有日月星宿之升沉明暗。”远离如是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以占无益徒劳之横明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:“应有多雨、应无雨、应有丰收、应无收获、应来太平、应无恐怖、应有疫病、应有健康。”并占记号、计算吉凶数、作诗、顺世论争。远离如是任何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其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以占无益徒劳之构明过邪命生活。例如占:娶、嫁、和睦分裂、贷入、贷出、以咒术令开运、遇祸、堕胎、哑口、不能言、举手不下、耳聋、问镜、问童女、问天神、拜太阳、奉祭大梵天、口吐火、奉请吉祥天等。远离如是任何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又有某沙门、婆罗门,受食信施而生活。彼等以无益徒劳之横明过邪命生活。例如许愿、还愿、对地基作咒、得精力有子、失精力无子、相宅地、对宅地撒祭物;漱口、沐浴、供牺牲、吐药、下剂、上吐、下泻、头痛药、点耳、洗眼、灌鼻、眼药、药油;眼科医、外科医、小儿科医、与根本药、草药、泻药等。远离如是任何无益徒劳之横明。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。」
 
「大王!此比丘如是戒具足者,无论于何处,由戒之护持故,皆不见怖畏。大王!恰如一灌顶之刹帝利制伏怨敌,无论于何处,皆不见怖畏。比丘而戒具足者,由戒之护持故,无论于何处,皆不见怖畏。具足此圣戒蕴,彼之内心,感受无垢纯净安乐。大王!如是比丘乃戒具足。」
 
佛继续说:「……防护诸根门,……具足正念、正智,……知足,」以上是对戒学的修持。
 
圣道的特征与力量(2)
 
法增比丘撰
 
2.四双八辈
 
四双八辈是谁呢? 他们是:é僧伽是世尊的追随者,良好的修行佛法。僧伽是世尊的追随者,直接的修行佛法。僧伽是世尊的追随者,正确的修持佛法以求脱离苦,僧伽是世尊的追随者,适当的依教奉行,修习清净梵行;们即是四双八辈行者(CATTĀRI PURISAYUGĀNI ATTHAPURISAPUGGALĀ),(向须沱洹,须沱洹[初果].向斯沱含,斯沱含[二果],向阿那含,阿那含[三果],向阿罗汉,阿罗汉[四果])那才是世尊的追随者僧伽,应当虔诚礼敬,应当热忱欢迎,应当布施供养,应当合什敬礼,是世间的无上福田。û([南传佛法朝暮课诵])
 
佛在[大涅槃经]里对须跋(Subhadda)说:「须跋!于任何法、律中,无八支圣道者,其处则无第一之沙门果、无第二之沙门果、无无三之沙门果、亦无第四之沙门果。须跋!于任何法、律中,有八支圣道者,其处则有第一之沙门果、有第二之沙门果、有第三之沙门果、亦有第四之沙门果。外道沙门之言论皆是空幻。然,须跋!若诸比丘住此正道者,此世间则不空缺阿罗汉。」
 
因此这四双八辈是佛圣道的圣者。
 
3.道果的证悟与四沙门果的根
 
道果的修证依什么呢?它依三学或八正道,正见,正思惟,正语,正业,正命,正精进,正念,正定。戒学有正语,正业,正命;定学有正念,正定;慧学有正见,正思惟;正精进贯通三学。
 
佛道修行圣者须断除三结(八十八使),证得预流果;随着烦恼的渐次减少,而后得二果(一来果)、三果(不还果)、乃至阿罗汉果。从预流果到阿罗汉果,一般上称为四沙门果。他们都得园满培育发展以下的根。
 
阿罗汉果的根
 
在[阿毗达磨发智论]卷第十五说:“几根得阿罗汉果?答:十一。”
 
是那十一根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乐受根。7.喜受根。8.舍受根。9.未知当知根。10.已知根。11.意根。
 
阿罗汉道的圣者必须园满培育发展这十一根。
 
预流果的根
 
在[阿毗达磨发智论]卷第十五说:“几根得预流果?
答:九。”
 
是那九根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未知当知根。8.已知根。(出世间的四谛法)9.意根。(不还果同)
 
预流果道的圣者必须园满培育发展这九根。
 
预流果和阿罗汉果必须由出世间道而得,不能由世间道而得。但是一来果和不还果可以由世间道和出世间道而得,即是依世间道远离大部分的贪欲之后,再依出世间道而得一来果和不还果。
 
一来果的根
 
在[阿毗达磨发智论]卷第十五说:“几根得一来果?答:若倍离欲染入正性离生者九。若从预流果得一来果者,世俗道七,无漏道八。”
 
是那九根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未知当知根。8.已知根。(出世间的四谛法)9.意根。
 
世俗道七根是那些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意根。
 
无漏道八根是那些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意根。8.已知根。(出世间的四谛法)
 
一来果道的圣者必须园满培育发展这些根。
 
不还果的根
 
在[阿毗达磨发智论]卷第十五说:“几根得不还果?答:若已离欲染入正性离生者九。若从一来果,得不还果者。世俗道七。无漏道八。”
 
是那九根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未知当知根。8.已知根。(出世间的四谛法)9.意根。
 
世俗道七根是那些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意根。
 
无漏道八根是那些呢?即是:1.信根。2.勤根。3.念根。4.定根。5.慧根。6.舍受根。7.意根。8.已知根。(出世间的四谛法)
 
不还果道的圣者必须园满培育发展这些根。
 
烦恼断除过程,佛说:「对可爱可喜的目标,数数不如理作意,是使未生的贪欲生起之因,也是使生起的贪欲增长及增强之因。」 ([相应部]觉支相应)在[大念处经]里佛说:「比丘或于内贪欲存在者,知:“我于内贪欲存在。”;于内贪欲不存在者,知:“于我内贪欲不存在。”彼知未生之贪欲生起,知已生之贪欲灭尽,又知已灭尽之贪欲,于未来不再生起。」我们的习气非常坚韧,要得下一翻苦功才能断除,因此佛说要知未生之贪欲生起,对已断除的烦恼,除了要知道已生之贪欲灭尽,还要知道已灭尽之贪欲,于未来不再生起。这才是真正的断除了。
 
在[杂阿含22经]中佛言:「爱欲断者,如来说名心善解脱。」至少可证得三果。又在[杂阿含28经]中佛说:「于色生厌,离欲,灭尽,不起诸漏,心正解脱,是名比丘见法涅槃。」这是断欲的成果,法的保护,法的成就。
 
 
 
圣道的特征与力量(3)
 
法增比丘撰
 
在[沙门果经]里佛说:「具足此圣戒蕴、圣诸根之防护、圣正念正智、望之满足,选住空闲处、树下、山岳、峡谷、岩窟、薮林、露地、冢间、槁堆。彼乞食而归,食已而结跏趺坐、端身安住,现起深正念。彼对世间,舍弃贪欲、无贪欲心而住,由离贪欲令心净化。舍弃害心及嗔恚,不害心而住,利益慈愍一切生物有类,由离害心及嗔恚令心净化。舍弃惛沉及睡眠,脱离惛沉、睡眠而住,光明想而正念正智,由离惛沉、睡眠令心净化。舍弃掉举及恶作,心轻而住,内心寂静,由离掉举、恶作令心净化。舍弃疑,脱离疑而住,于净法无有疑,由离疑令心净化。」
 
佛继续说:「……舍离此等之五盖,以观自己犹如负债者、如疾病者、如囚狱者、如遇奴隶之境、旷野之路者。大王!然,比丘舍离此等之五盖,以观察(自己),犹如无负债、无疾病、出狱、自由、安稳者。观察自己,舍离彼五盖者,而生欢喜,生欢喜者而身经安;身经安者而觉乐,觉乐者而心得三昧。彼离诸欲、离不善法;有寻有伺、由离生喜乐,达初禅而住。彼由离生喜乐,以流润充满盈溢周偏其身;以由离生喜、乐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犹如浴室之熟练助浴者,或其弟子,撒洗粉于铜盆,注入水滴而混合,洗粉润湿,由润湿而溶化,其内外具润湿而周偏不遗漏。大王(阿阇世王)!比丘如是由离生喜乐,流润充满盈溢周偏其身;以由离生喜乐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为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大王!更有比丘,以灭寻伺,内心安静、心为专一,无寻无伺,由定生喜乐,达第二禅而住。彼以由定生喜乐,流润充满盈溢周偏其身;以由定生喜乐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犹如有深池涌出水,于此水池,无东方之流入口,无西方之流入口,无北方之流入口,无南方之流入口,两天神时时与骤雨,而且,由此深池涌流泠水,以泠水充满盈溢、周偏流润此深池;无不以泠水普洽此深池。大王!比丘如是以由定生喜乐,充满盈溢、周偏流润其身;以由定生喜乐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大王!更有比丘,离喜而住舍,正念正智,以身感受乐。诸圣者言:“以舍而正念乐住”达第三禅而住。彼无喜乐,充满盈溢、周偏流润其身;无喜乐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犹如于青莲池、红莲池、白莲池中,有青莲、红莲、白莲生于水中、长于水中、浸于水中,吸引水底之营养,由顶上至根,受冷水所充满、盈溢、周偏之流润,冷水无不普洽青莲、红莲、白莲。大王!比丘如是以喜乐,充满盈溢、周偏流润其身:以喜乐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大王!更有比丘!舍乐离苦,前所感受之悦、忧具灭,不苦不乐,成为舍念清净,达第四禅而住。彼以纯净心,偏满其身而坐,其纯净之心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犹如有人,从头至足,被覆白净之衣而生,其白净衣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比丘以如是纯净之心,偏满其身而坐!以纯净之心,无不普洽其全身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果报,比前者更为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化作意所成身。而且彼由其色身,化作意所成,而有一切大肢小肢及不异其自己之身。大王!犹如有人,由文奢草,取拔其茎,彼思惟:“此是文奢草,此是茎。文奢革与茎是相异。但由文奢草取拔草茎。”大王!犹如有人,由鞘拔取刀,彼思惟:“此是刀,此是鞘。刀与鞘是相异。但刀由鞘拔取也。”大王!犹如有人,蛇由蛇皮蜕出,彼思惟:“此是蛇、此是蛇皮也。蛇与蛇皮是相异。但蛇由蛇皮薄出也。”大王!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化作意所成身。而且彼由其色身,化作意所成,而有一切(大)肢小肢及不异其自己之身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种种神通,而彼证得种种神通。一身而化为多身,多身而合为一身,或现身、或隐身;通过壁、透过墙,穿过山无有障碍,犹如于空中;出没于大地,犹如于水;行于水上不沉,犹如于地上;趺坐、经行于空中,犹如有翼之鸟;有如是大威德,能以手扪摸日月,以身到达梵天界。」
 
「大王!犹如熟练之陶师或其弟子,能整泥土,任其所欲,完成制作种种容器。大王!犹如熟练之象牙师或其弟子,能整列象牙,任其所欲,完成制作种种象牙之雕刻物。大王!犹如熟练之雕金匠或其弟子,能整雕黄金,任其所欲,完成制作种种容具。大王!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种种之神通,而彼证得种种之神通。一身而化为多身,多身而合为一身,或现身、或隐身;通过壁、透过墙、穿过山无有障碍,犹如于空中;出没大地,犹如于水;行于水上不沉,犹如于地上;趺坐、经行于空中,犹如有翼之鸟;有如是神力、大威力,以手能扪摸日月,以身到达梵天界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倾注于天耳界。而彼清净超越人间耳界,以天耳界,闻人天两界远近双方之音声。大王!犹如有人行于道路,彼得听大鼓声、小鼓声、螺贝、腰鼓、铜锣之声,而思惟:“彼是大鼓声、小鼓声,彼是螺贝、腰鼓、铜锣之声!”大王!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天耳界。而以清净超越人间耳界,以天耳界,听闻人天两界及双方远近之声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,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他心智。而以自己之心,彻见其他众生及他人之心。如次证知之:
 
证知有贪欲心,为有贪欲心。
证知离贪欲心,为离贪欲心。
证知有嗔恚心,为有嗔恚心。
证知离嗔恚心,为离嗔恚心。
证知有愚痴心,为有愚痴心。
证知离愚痴心,为离愚痴心。
证知是统一心,为是统一心。
证知是散乱心,为是散乱心。
证知是广大心,为是广大心。
证知非广大心,为非广大心。
证知是有上心,为是有上心。
证知是无上心,为是无上心。
证知是有定心,为是有定心。
证知是无定心,为是无定心。
证知是解脱心,为是解脱心。
证知非解脱心,为非解脱心。」
 
「大王!犹如好装饰之男女,或家有青年男女,于洁白清澄之镜或水钵,细观自己所反映之颜貌。若挂耳环时,如挂耳环,不挂耳环时,知不挂耳环。大王!确实如是,心寂静、清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他心智。而以自己之心,彻见其他众生及他人之心。如次证知之:
 
证知有贪欲心,为有贪欲心。
证知离贪欲心,为离贪欲心。
证知有嗔恚心,为有嗔恚心。
证知离嗔恚心,为离嗔恚心。
证知有愚痴心,为有愚痴心。
证知离愚痴心,为离愚痴心。
证知是统一心,为是统一心。
证知是散乱心,为是散乱心。
证知是广大心,为是广大心。
证知非广大心,为非广大心。
证知是有上心,为是有上心。
证知是无上心,为是无上心。
证知是有定心,为是有定心。
证知是无定心,为是无定心。
证知是解脱心,为是解脱心。
证知非解脱心,为非解脱心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宿住随念智,而随念彼于宿世之种种住处,犹如一生、二生、三生、四生、五生、十生、二十生、三十生、四十生、五十生、百生、千生、十万生、几坏劫、几成劫、几成坏劫:“于彼处,我有如是名、生于如是种族、如是阶级、取如是食、享受如是苦乐、有如是寿量。我由其处死而生于他处,于此我有如是名、生如是种族、如是之阶级、取如是食、享受如是苦乐、有如是寿量。而我由彼处殁,生来此处。”具如是形相、境遇,随念种种宿世之住处。大王!犹如有人,从己之村落到其他之村落,又从其村落往其他之村落,又由此村落,回来自己之村落,其时,彼自随念:“我由此村落到某村落,于彼如是住、如是坐、如是语、默。我由此村落,往其他之村落,于彼如是住、如是坐、如是语、默。而我由其村落,回来自己之村落。”大王!实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,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宿住随念智。而彼随念于宿世种种住处,犹如一生、二生、三生、四生、五生、十生、二十生、三十生、四十生、五十生、百生、千生、十万生、几坏劫、几成劫、几成坏几成坏劫:“于彼处,我有如是名、生如是种族、如是之阶级、取如是食、享受如是苦乐、有如是寿量。我由其处殁,生其他之处;于彼,我有如是名、生如是种族、如是之阶级、取如是食、享受如是苦乐、有如是寿量。而又由彼处殁,生来此处。”具如是形相、境遇,随念种种宿世之住处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生死智。而彼以超越人界之天眼,观察众生,见众生之死而又生;证如众生应其所为之业,而有贵贱、美丑、幸福、不幸福。即:“诸贤!此等众生具身、语、意之恶业,诽谤圣者,以怀邪见,得邪见业;彼等于身坏死后,生于恶生、恶趣、地狱。诸贤!此等众生具身、语、意之善业,不诽谤圣者,以怀正见,得正见业;彼等身坏死后,生于善趣、天界。”如是,彼以清净超越人界之天眼,观察众生,见众生死而又生;证如众生应其所为之业,而有贵贱、美丑、幸福、不幸福。大王!犹如有眼者,立于四衢街道中之高楼,见诸众人出入某家,又往来于车道、人道,或生于四衢街道之中。彼思念:“此等诸众人出入其家,往来于车道、人道,或生于四衢街道之中。”大王!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生死智。而彼以清净超越人界之天眼,观察众生,见众生死而又生;证如众生应其所为之业,而有贵贱、美丑、幸福、不幸福。大王!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」
 
「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漏尽智。而彼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之集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之灭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到达苦灭之道”。如实证知:“此是漏之灭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到达漏灭之道”。如是知、如是见故,其心解脱欲漏、解脱有漏、解脱无明漏,而“于解脱,解脱”之智慧生,证如:“生已尽、梵行已修、应作已作、更不再生。”大王!犹如有峡谷,无染污而澄明、净洁之水池,有眼者立其岸,见牡蛎之壳、砂石、砾、及群鱼之或动、或止,彼思念:“此水池,实是澄明,清净而无染污;于此,有牡蛎之壳。砂石、砾、及群鱼之或动、或止。”大王!如是心寂静、纯净,无烦恼、远离随烦恼,柔软、恒常活动,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,比丘之心,倾注于漏尽智,而彼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之集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苦之灭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到达苦灭之道”。如实证知:“此是漏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漏之集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漏之灭”,如实证知:“此是到达漏灭之道”。如是知,如是见故,其心解脱欲漏、解脱有漏、解脱无明漏,而“于解脱,解脱”之智慧生,证知:“生已尽、梵行已修、应作已作、更不再生。”大王!此实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比前者更殊胜微妙。大王!:此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,其他绝无有比此更殊胜之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。” 」以上是定的修持,乃至于慧如实证知。
 
 
圣道的特征与力量(4)
 
法增比丘撰
 
4.寂静涅槃
 
业的净化就能达到业的止息,就不会产生恶业或多余的业,涅槃是寂静,无为,清净,善。它是四究竟法之一(其它是二十八色法、五十二心所与八十九心),它是无为法。它是出世间,熄灭了世间三毒或三垢之火,渴爱的熄灭。人们总是被渴爱所纠缠着,还未达到出世间,还陷在生死的轮回苦海里,因此是不会明白涅槃的。涅槃是一个行者彻底的熄灭渴爱,解脱一切的系缚,从生死轮回的苦海中解脱出来。它是完全的出世间,是无为的不死界,寂静涅槃。
 
圣道的力量
 
圣道的力量来自那里呢?它来自圣者对三宝的信心,烦恼的断除,恶业的净化,以及培育以上的善根。五力是由五根的增长所生的力量,它维持修行,加强并成就道业而达到解脱。一个行者若有贪,或嗔,或痴,他的善根不会巩固,不会有足够的力量。在修道的进度上,将会障碍重重。佛说:「诸比丘,有五力,何等为五?信力,精进力,念力,定力,慧力。」([龙藏.杂阿含]卷二十六,一零六页。)又说:「何等为信力?于如来所起信心,深入坚固,诸天、魔、梵、沙门、婆罗门、及余同法,所不能坏,是名信力。何等为精进力,谓四正断。何等为念力?谓四念处如上说。何等为定力?谓四禅如上说。」([龙藏.杂阿含]卷二十六,一一三页。)佛说:「声闻(成就)五种学力,如来成就十种智力。」([杂阿含685经])因此我们都要具足这些力量。
 
佛说:「愚者虽终生,与智者亲近,仍不悟法味,如匙不知味。」([南传法句经新译]) 佛又说:「犹如大海只有一味,即是咸味;他的圣弟子在他的法中也只有一味,即是解脱味。」这只有靠行圣道才能到达。在[增支部3.32]里佛说:「这,比丘们!这真实是寂静,这是最高的,这是诸行的止息,诸界生的舍弃,贪爱的渐次息灭,出离,灭尽。」
 
在[律藏]的[附随](12.2)里佛说:「戒是为了防护,防护是为了免于后悔,免于后悔是为了喜悦,喜悦是为了轻安,轻安是为了心静,心静是为了心乐,心乐是为了心定,心定是为了正知见,正知见是为了厌离,厌离是为了不爱染,不爱染是为了解脱,解脱是为了解脱知见,解脱知见是为了完全无取无系缚。」「以何者为达业灭尽之道?此乃八支圣道:即正见,正思维,正语,正业,正命,正精进,正念,正定是,诸比丘!此者称为达业灭尽之道。」([相应部]第五新旧品)要达到业灭尽之道,那即是苦的灭尽之道,这只有八支圣道。依修习止观,观照生灭的业,只是因缘连系的精神(心理,或名法)与物质(物理,或色法)的现象,佛说在这圣道上,并无造业者与受报者,只有业在运作而已。
 
 
法增比丘, 佛宝寺,澳大利亚,30/1/2009。
愿众生安乐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四圣谛 1.苦圣谛
下一篇:涅槃的境界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