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林开示 第五讲 除障与修福
2012-12-28 14:15:47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第五讲-除障与修福在我们讨论之前,大家一起来礼敬世尊、阿拉汉、正等觉者: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àsambuddhassa!(3X)各位尊者、各位法师、各位大德,我们今天晚上要讨论的内容,是关于禅修的...

第五讲-除障与修福

在我们讨论之前,大家一起来礼敬世尊、阿拉汉、正等觉者:
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àsambuddhassa!(3X)

各位尊者、各位法师、各位大德,我们今天晚上要讨论的内容,是关于禅修的障碍以及如何来培育禅修助缘,也就是如何来培育福德的这个问题。

首先,我们要讨论的是禅修的障碍问题。我们要修行止,修行观,要禅修,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要排除障碍。这正如说,我们要去一个地方,我们要先找到路。找到路之后,我们先要排除在路上的一些干扰,一些障碍。这样的话,才能够使我们更加顺利地到达目的地。

同时,我们要顺利地到达一个目的地,我们除了要有自己行走的能力外,还需要有其它的一些资粮。比如说路上的一些盘缠、一些干粮、一些费用、路费等等,这些也要准备。

我们今天要讨论的,不是直接讨论禅修业处的问题,而是讨论跟禅修有关系,但是又不是直接讨论禅修业处。那么,在《清净道论》里面也提到了,我们要修行业处的时候,要具备很多种条件,比如说要住在适当的地方,要避免一些不适合的住所,而且要做一些身体的工作,比如说要清洗袈裟、把身体洗干净、剪手指甲等等,这些工作都是属于让我们能够更加顺利地、更加自然地去禅修。

那在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关于禅修方面的障碍,我们可以分为两大类:一大类是属于对于禅修的障碍法或者说叫做障道法;而另外一种,是属于禅修的障碍,这种障碍是属于盖。

我们今天讨论的第一个方面,第一个问题,是禅修的盖障的问题,障有五种,盖也有五种。其中的盖我们在当时讲入出息念的时候已经讲过了,盖是属于平时所提到的五盖,也就是nīvarana、pañcanvarana。分别是欲贪、嗔恚、昏沉睡眠、掉举、恶作跟疑。因为我们已经讨论过了,今天就不再作详细的探讨。

下面再讲一下障碍法,障碍法也有五种,也就是说对于我们禅修,会障碍我们禅修的这些因素。障碍法通常在巴利里面叫做antarāyika dhamma;antarāyika就是障碍的意思,就是妨碍的意思,法就是这些因素、这些现象。一般我们都会提到一个人禅修会有一些障,最常用的障就是说业障,业障来了就不能够禅修,或者说他禅修遇到了业障。

在这里说的障,一共有五种:

第一种是属于烦恼障;

第二种是属于业障;

第三种是属于果报障,或者叫做异熟障;

第四种叫做毁谤障;

第五种叫做威令障。

如果一位禅修者具足了这五种障的任何一种,他的禅修就会遭到障碍,甚至说在今生他的禅修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成果,假如他不去除这些障碍的话。而且,在这些障碍当中,有些是可以改变的,有些是不能够改变的,有些是可以去除的,有些是不可以去除的。那今天我们就根据经论里面的记载,再结合禅修来探讨一下。

首先第一个是烦恼障,烦恼障包括了三类:

第一类是属于定邪见,就是决定性的邪见;

第二类是属于两性人;

第三类是黄门,就是paõóaka,这个是记载在《清净道论》里面的。

决定性的邪见又可以分为三种:

一种是无因见(ahetuka diññhi);

另外一种是无作用见(akiriya diññhi);

还有另外一种是虚无见(natthika diññhi)。

第一种是无因见,就是否定一切因的,比如说有人认为说我们现在的人生、这个世界都是偶然的,没有原因的。这种邪见就否定了人是由过去造的善跟不善的业,而遭致的果报而投生来的,而且呢,也否定了一切现在的一些现象都是由因果关系所组合的。

第二种是属于无作用见,无作用见就是认为,现在无论行布施也好、行善也好、偷杀抢也好、做恶也好,都没有果报的,你所做的任何业不会带来任何的果报,做只是做而已,这种是叫做无作用见,也就是属于否定因果的另外一种。

而第三种叫做虚无见,虚无见也就是否定因、否定果、否定缘起的,认为说没有三世轮回,没有过去世、没有未来世,现在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也不是由于过去所造的业,而带来的结果。现在所造的善或不善的业,也不会导致任何的果报,所以我们平时说这种虚无见也是属于否定因果的。

这一种邪见唯有在其中的一种情况下,我们才称为定邪见,也就是决定性的邪见,也就是说一个人坚持这三种邪见的其中任何一种而不放,很顽固地认为说没有因果、没有三世、没有缘起。而且这一种邪见,在他临终的时候还不放弃的话,这种邪见会成为一种叫做garukamma,就是很重的、极重的业,而导致他决定性地堕落到四恶道里面去,所以我们说这种叫做定邪见。如果一个人有定邪见的话,他是不可能禅修的,即使他很努力地尝试去禅修,也不可能成功。

另外第二种烦恼障,是属于两性人。两性人在《阿毗达摩》那里,他是属于无因结生的,善果报的无因结生,这种人也不可能禅修成功。两性人是指同时具有两性根,如果执着于男,就会有女性根出现;如果是执着于女,贪着于女,就有男性根出现;或者说两种同时具备;这种人也不可能禅修成功。

还有另外一种人是叫paõóaka,就是古代类似于太监那一类的人,也是不可能禅修的,这是属于烦恼障。

然后第二种是属于业障,业障可能是我们平常所用的词语很常用的,就如:「我们有业障啊,业障很重,要消业障啊。」但是真正我们说的业障,是什么呢?我们相信在座每一个人都没有业障。业障是指五无间业,极重业,也就是: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,杀害自己的亲生父亲,杀害阿拉汉,以恶意去使佛陀的身流血,还有分裂和合的僧团,或者叫破和合僧。如果一个人曾经造下了任何这五种极重业的其中一种的话,在今生无论如何他即使连禅那都不可能证得。

我们知道在佛陀在世的时候,有一位很著名的护法,叫阿迦答沙都(Ajàtasattu),就是阿阇世王。阿阇世王他具足了非常强的巴拉密,也就是说他有很强的善根因缘。他的巴拉密已经强到可以使他只是听闻佛陀讲完《沙门果经》,就可以证得初果。如果从四类可以值遇佛法的人来说,他是属于第二种广演知者,就是说听闻了佛陀或者说佛弟子所讲的详细的佛法开示,就可以证得圣道圣果的这一类人,所以他是属于广演知者这一类人。

然而,因为阿迦答沙都在之前已经杀害了他的父亲宾比萨拉王(Bimbisàra,古译为频婆娑罗王),所以他杀害父亲的这一种业,障到他在听闻佛陀开示《沙门果经》的时候,并没有证得任何的圣道跟圣果。虽然,阿迦答沙都在听了佛陀说完了《沙门果经》之后,他成为了信心第一的国王,信心第一的在家弟子。而且,在佛教史上非常有名的第一次三藏圣典的结集,就是阿迦答沙都做护法的,他做外护的。他支付了在第一次结集当中所参加的五百位阿拉汉的所有的资具、饮食,乃至也装修了第一次结集的所在地七叶窟。

在他对三宝、对佛法产生信心之后,也是一直到他死之前,他都是毫无疑义地去资助佛教,去供养僧团。即使他造了这么多善业,然而,因为他之前已经造了杀害父亲的重罪,当他死后,他仍然是掉落到地狱里去,因为他所造的杀父的业太重了。当然,在他听闻了佛法,对三宝产生信心之后,这些善业也不会白做,他将会在未来成为辟支佛。但是,我们可以说,现在阿迦答沙都仍然在地狱油锅里面打滚。

这是对于一个人来说,假如他造了任何一种无间业,就是杀母、杀父、杀阿拉汉、出佛身血跟破和合僧,那么就肯定在今生连禅那都不能证得,更不用说道果了。

在这个时代,杀母跟杀父还是会有可能出现的。有时候,我们打开报章杂志,偶尔会发现,现在还是有一些人连自己的母亲、连自己的父亲都杀害。

杀阿拉汉可能性就很小,因为现在即使有阿拉汉也是非常罕见。

而佛身血就只有在佛陀在世的时候,才能够出佛身血。

如果想破和合僧的话,现在也不容易。因为破和合僧首先你必须是比库,而且,你必须得在同一个界(sima)当中,你另外举行自己的羯磨,你倡导把佛说说成非佛说,把非佛说说成是佛说;把法说成非法,非法说成法;把律说成非律,非律说成律;就是倡导一些非法非律的东西;而且你另外起羯磨,组成另外的僧团,这样的话才造成了破和合僧。所以,这个在现在也是比较难实现,那我相信这种业障大家是没有的,所以,大家应该放心,在禅修当中不用担心自己有业障。

然后,下面一种是果报障,或者叫异熟障。异熟障是指两大类的人:一类是二因结生的;另外一类是无因结生的。

根据《阿毗达摩》,我们投生为人,都是四种大善心所造的果报。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在座的人,在这里果报心都是属于八大果报心的其中一种。在前世或者说在过去生,我们曾经造下的都是属于八大善心的其中的一种,所以,现在我们在座每一位禅修者,有分心都是属于八大果报心的其中一种。

那么,为什么说我们在座没有无因心结生呢,我们是可以肯定这点的。下面,详细解释一下。

所有的四恶趣里面的众生,包括地狱的众生、畜生、饿鬼跟阿修罗——这是属于堕苦趣的阿修罗,这一类的众生,他们都是属于无因结生。无因结生是不可能证得任何禅那跟道果的,换一句话说,安止速行跟道心路过程跟果心路过程,不可能在无因结生的有情的名色流里面出现。

那同样的,二因结生也不可能,二因结生是什么呢?我们学过《阿毗达摩》知道,《阿毗达摩》的八大善心里面,有四类的善心是属于三因心,有四类的心是属于二因心。其中,我们在八大善心里面的第一种是喜俱的智相应有行心、喜俱智相应的无行心、然后,还有再下面的舍俱智相应有行心、舍俱智相应无行心,这四种心是属于三因心。

如果已经修过名业处的禅修者,应该就可以明白,这四类的心,为什么是属于三因心呢?因为,其中前面的那两种智相应的喜俱的善心,他的名法是三十四;而舍俱智相应两种有行跟无行心,他的名法是三十三。其中,在这三十四或三十三当中,有一种是无贪,另外一种是无嗔,还有另外一种是无痴,或者叫慧根,这三种因是在这个心流里面具足的,所以,这种心我们称为三因心。

而喜俱智不相应有行、无行两种心,和舍俱智不相应有行、无行这两种心,加起来这四种心,在这四种心里面,其中喜俱智不相应心的名法一共有三十三种,而舍俱智不相应有行跟无行心里面,他的名法只有三十二种。所以,在智不相应的这四种心里面已经没有了无痴这种心所,因为没有了无痴这种心所,所以他只有无贪跟无嗔这两种心所,因为有无贪和无嗔这两种心所,所以我们才称为二因。

这里的因,只有六种称为因,就是贪、嗔、痴、无贪、无嗔、无痴,这六种心所才称为因。然而,在一切善心里面,不可能贪、嗔、痴的这些心所,所以只有无贪、无嗔、无痴这三种因。

所以,在一种心里面,在一种名法里面,具备了无贪跟无嗔这两种心所的,我们称为二因心;具备了无贪、无嗔、无痴这三种心所的,我们称为三因心。

我们在心流里面,凡是凡夫心流里面的速行心,不是善心就是不善心。假如我们造了一些善业,比如说布施、持戒、禅修,这个时候我们心流里面所产生的是属于善心,而且,很可能是属于三因的善心,也就是智相应的心。

如果,我们造善业这种善心所种下的业因,在临终的时候成熟的话,下生我们就会投生为人或天;而之所以能够投生为人或天,肯定是由善心、善业所造成的。

因此,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,因为都是人,所以我们可以肯定,我们的有分心,我们的果报心,在这生命流里面的果报心,都是属于善心。

但是,人有三类不同结生心的人:一类是三因结生、一类是二因结生、还有一类是无因结生,为什么我们说我们在座中没有无因结生呢?因为,如果是无因结生的人的话,有一个比较容易辨认的特征,就是要么他是先天性的盲、聋、哑、残废、弱智——就是智障,或者说一些精神病人,乃至到两性人,这些是属于无因结生的。我们在座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任何的一个特征,因此,我们可以说,我们在座当中没有无因结生的人。

而我们之所以能够投生为人,都是因为在过去生,曾经造下了善业,而这善业在什么情况下投生为二因结生的人,在什么情况下投生为三因结生的人呢?可以分为几种情况:

第一种情况,如果在过去生曾经造下了殊胜的三因善业的话,我们可以在今生投生为三因结生的人,这是第一种情况。

第二种情况,是在过去生曾经造下了低劣的智相应心,以智相应心造下了低劣的善业的话,我们今生还只是投生为二因结生的人。如果在过去生曾经造下了很殊胜的二因善业的话,今生有可能投生为二因结生的人。如果在过去生曾经造下了很低劣的二因善业的话,这种善业促使我们今生可能投生为无因结生的人。

因此,要投生为三因结生的人,只有在过去生造下殊胜的三因善业,这样的人才能够投生为三因结生的人。

那么,什么是殊胜,什么是低劣的呢?举例来讲,当我们在行善的时候,像我们布施,我们把如法所得的物品,用一种清净的心去布施而且我们有戒行,而且供养的对象使我们很恭敬,供养的对象有德行,那么,我们把这种物品供养这位尊者所造的业就是殊胜的。

但是,如果在我们做这些善业的时候,产生了我慢心:「你看我有这样的能力去做这样的善行,你看他没有。」自赞自诩,或者说毁谤他人,甚至对自己所造的善行做了之后感到很后悔:「哎呀,怎么我刚才那么傻,我把那么好的东西去给他。」或者说:「我为什么不自己留下来用呢?我要把它供养出去?」这样的话,即使你造的是善业,但是之后你追悔,你感到后悔,这样的话也会影响到你所造的业,变成是很低劣的业。

然而,虽然说我们作为一个正常的人,只需要有两种因结生就可以,但我相信我们在座大部分的人,都是属于三因的。为什么会这样说呢?

因为,我们能够遇到佛法,能够千里迢迢来这边禅修,还是可以肯定一点,如果没有在过去生造下与佛法很深一段因缘的话,这种因缘不可能在我们今生成熟。那为什么是我们来到帕奥禅林,而不是其它的人?

我们现在可以再思索一下,可以省思一下:现在世界上有60亿人是吧,多少亿人?50还是60亿人?其中佛教徒有多少亿人呢?佛教徒不到3亿人,是不是?所以,在20个人当中,还选不到一个佛教徒、信佛的人,是不是?那么我们可想而知,能够值遇佛法的比例是多么少啊!

我们又可以再想一下,在现在这3亿人当中,有多少的人能够真正对佛陀教导的戒、定、慧,所教导的四圣谛产生很深的信心呢?有多少个人呢?在这3亿的佛教徒当中,我们可以想想,很多人只是因为他宣称自己是佛教徒,或者说他曾经到寺庙里面烧烧香、拜一拜,然后在户口里面,或者说在他的个人的资料里面就填上自己是佛教徒而已,是不是?

有些地方,比如说马来西亚,或者是台湾,我想这一类人应该不在少数吧,是不是?在那么多的佛教徒当中,能够真正来禅修的有多少?整个世界,整个地球60亿人,我们能不能够找到1千万人在禅修?或者我们再想想5百万呢?再少一半,有没有?然后在那么多禅修的人当中,能够找到正确的方法的人有多少?

我想,在座很多同修们,都知道来这边,我们都是想要禅修。但是,因为大家在寻觅禅修的过程中,可能也是遇到了很多其它各种各样的方法。无论是藏传的、汉传的或者南传的,在这里我们不是去作比较,或者作批判,只是举个例。比如说现在大家有很大部分人是来自汉传的。

据我所知,在中国大陆寺院里面的禅堂也许不少,但是我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北传法师,曾经这样描述过,就是说他跑遍了大江南北的禅堂,来来去去,还不过是那1百多人在禅堂里面常住的。中国大陆现在的出家人也许有20多万,其中来来去去,才那么1百多个人真正地在禅堂里面禅修的。而在这1百多个人当中,到底他们有没有正确的方法呢?

想想看,所以我们从这些概率、从这些比例上来说,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值遇佛法,能够不远千里、攀山涉水来到这边,可以知道我们的因缘是多么难得!我们可以从推理上知道,其实来到这边并不简单,是不是?从比例上来说,现在帕奥禅林加起来这些外国人才多少啊?整个帕奥禅林还不到1千人,是不是?那在这1千人当中,就算1千人全部都禅修,然后再加上缅甸,整个缅甸就算有1千多座禅修中心吧;那这1千座禅修中心里有很多平时才只有二、三十人(在禅修),甚至还是以在家人为主的。

我去过北缅的一些禅修中心,几乎整个禅堂才2、3个在家人在那里禅修,让人感觉到是一种很荒芜、很荒凉的一种状态。我发现那么多禅修中心里,应该咱们帕奥禅林是最多人的,而且能够感觉到很强的禅修气氛的一个禅修中心。

所以,我们只要再省思一下,应该对自己在这么多人当中,在这么少的比例当中,是占有其中的一份,应该感到庆幸!而不要认为说,现在目前只是因为因缘没有成熟,因为巴拉密没有成熟,就对自己丧失信心。我们应当要好好地珍惜现在的因缘,努力地积累巴拉密。

对于在座,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属于三因结生的人。即使偶尔有一、两位很不幸是属于二因结生,但是二因结生的人也不等于说他不用禅修,为什么呢?因为,即使是三因结生,也不一定说:「我肯定在今生可以证得禅那,可以证得道果。」为什么呢?

因为,值遇佛法的人一共分为四类,这四类人在《增支部》(Aïguttara Nikàya)的第四集,跟在《论藏》里的《人施设论》(Puggalapa¤¤atti)里面都有提到:

第一类人是属于略开知者。也就是只是通过听闻很简短的佛法开示,就可以证悟道果的,就好像之前的Upatissa,后来的舍利弗尊者,还有Kolita,就是后来的目犍连尊者一样;他只是听闻阿沙基(Assaji,古译为阿说示)尊者的一首偈颂,就证得了初果。这一类人是属于略开知者,就是(只须听闻佛法的)简略的开示,就已经可以证得圣道圣果的人;

第二类人是广演知者。广演就是详细的解说,详细的佛法开示,知就是证悟的意思。这一类人可以通过听闻佛陀或者佛陀的弟子开示详细的佛法,就可以证悟圣道圣果的这一类人。就比如说安雅衮丹雅(A¤¤à-Koõóa¤¤a,古译阿若憍陈如),或者说咖沙巴(Kassapa,迦叶)三兄弟的那一千位比库,在佛陀讲了《燃烧经》之后,他们都证得阿拉汉果,这一类人是属于广演知者;

第三类人是属于所引导者(neyya)。是指除了听闻佛法之外,还要经过如理思维跟法随法行,就是很有系统地禅修,很有体系地,很有次第地禅修,才可以在今生证得圣道圣果这一类人;

第四类是属于文句为最者,就是无论如何努力禅修,都不可能在今生证得圣道圣果的人。

其中,前面的三种,就是略开知者、广演知者跟所引导者是属于三因结生的人,而文句为最者是属于二因结生的人。

在这个时代,已经不可能有略开知者跟广演知者了,也就是说,在我们现在(距离)佛陀已经入灭二千五百五十五年了,现在已经不可能有只是通过听闻佛法就证悟的人了。所有的